ca88
8888888888
0888-88888888
太湖石大玩家_白居易
发布时间:2019-04-19 20:58

 

  

  诗人白居易,字乐天,号香山居士。他诵读成瘾,“以至口舌成疮,手肘成胝”,而他本人却对此自得其乐,有诗云:“酒狂又引诗魔发,日午悲吟到日西”。喝一盅小酒,吟一天的诗,这就是大诗人白居易的日常。人送外号“诗魔”。

  白居易老了以后,没了年少的轻狂,但是依然处处语惊四座,才华横溢。时年66岁时,白居易开始将他非凡的才华,从他爱了一辈子的诗歌,转向他的另一嗜好——赏石。

  自知时日无多的白居易,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:他在院子里摆起了一张偌大的桌子,并将早年收藏的太湖石全都摆弄过来,在院子中按照它们的形态给它们排队,不断地审视、揣摩、细品……

  4年后,《太湖石记》横空出世,开辟了人们对于太湖石鉴赏的道路,让后来的人无不赞叹他这名探路者的伟大——白居易用瑰丽的笔触,将太湖石千变万化的意象美,如同轻轻将新娘盖头的一角,揭开来给后人看:

  “有盘拗秀出如灵丘鲜云者,有端俨挺立如真官神人者,有缜润削成如珪瓒者,有廉棱锐刿如剑戟者。又有如虬如凤,若跧若动,将翔将踊,如鬼如兽,若行若骤,将攫将斗者。风烈雨晦之夕,洞穴开颏,若欱云歕雷,嶷嶷然有可望而畏之者。烟霁景丽之旦,岩堮霮,若拂岚扑黛,霭霭然有可狎而玩之者。昏旦之交,名状不可。撮要而言,则三山五岳、百洞千壑,覼缕簇缩,尽在其中。百仞一拳,千里一瞬,坐而得之。”

  除了将太湖石上升至文学层面的白居易,历史上还有他们也是与太湖石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的一帮人。

  魏晋南北朝时期,整个社会崇尚着诗酒风流潇酒的气息,此时最著名的赏石人物,就是各种膜拜自然,追求回归自然,并被后世文人尊奉为赏石祖师的田园诗人陶渊明。最有名的,就是他爱的那个“醒石”的传说。

  相传,陶渊明住宅旁边的菊丛之中,有一块如砥的大石,纵横各有丈余,令他格外喜欢。这位大诗人每逢贪杯喝醉了,便蹒跚走到大石旁边,然后坐卧其上。此刻,他往往在赏菊之余,诗兴大发,写下了一首首耐人寻味的诗篇。

  后来,他感到这块大石能让他醒酒,能让他提神,又能让他诗思泉涌,于是对这块大石充满了情意,便给其起名“醒石”。

  进入隋唐、赏石、藏石之风已成潮流,许多文人雅士爱石成癖,他们将奇石供于客堂书斋,清闲时面对奇石,凝神遐想,神游期间,并由此勃发诗兴。

  关于清代钱塘人诸九鼎作《素园石谱》中有记载,“诗圣” 杜甫是当时民间最有影响力的奇石收藏家:

  “今偶入蜀,忆杜子美诗云:‘蜀道多早花,江间饶奇石’,遂命童子向江上觅之,得石子十余,皆奇怪精巧。”

  那个写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杜甫,整日为衣食发愁,即便如此,却也从未忘记写下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壮志,对奇石的研究和收藏,或许是他窘迫的日子里,少有的慰藉。

  到了宋初,整体社会对于审美的追求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和热度。其中南唐后主李煜,不仅诗词绝代一时,而他对于奇石的赏玩,他更是为艺术敞开君主大门,开启了“痴迷型”赏石模式。

  据说他偶得一奇石,因造型奇特,中有墨池,故取名“灵璧研山”。李煜对此石珍爱异常。甚至在兵临城下江山易主时,他仍不忘中途折返,回到皇宫,冒死带上着两款“灵璧研山”再逃命!城破,李煜被俘,可见他对玩石的痴迷。

  说起宋朝,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一个人,他几乎在各个领域都有他的身影,按康震先生的说法就是“苏东坡不光是喜欢在自己擅长的诗词方面把别人都打的落花流水,更喜欢到别人擅长的领域内胡乱捣乱”。而对于收藏奇石,把玩奇珍,对于苏轼来说,不可能不去尝试。

  苏东坡曾收集色彩石298枚,令他常得意向人称道,他甚至还为此制作了专属的盛放器具,然后摆在家中——供奉。他用古铜盆“以净水注石为供”,还把另一盆彩石送与他的好朋友高僧佛印。还专们为此作文《前后怪石供》记述始末……据说,现如今某些地方至今还流行以石供佛的习俗,即是沿用此典故。

  对太湖石欣赏的文人,历史上比比皆是,无不对太湖石感到痴迷,若是有一个石痴的称号,怕是许多人都可以力争古今第一石痴。



相关阅读:ca88

 
上一篇:中国特许品牌应学习肯德基慢的精神
下一篇:探秘晋中开发区!如何成为晋中市黄金发展地带

i